落瑾湾 我要华萝啊啊啊啊

对着mmd摸了个海草舞二少,结果画一半翻回去看细节忘了截图。。。只能瞎jb画了。。。

华山一派吹箫里面,就风师兄吹得笛子。。。

不知道怎么不发图发文(手机),所以就有了一只眉团。
采用了鬼畜的圆桌骑士姬的设定,兰斯洛特大概和传言中一样是个病娇……
  cp是旧剑眉,旧剑(fgo)×眉毛(aph)
  新人练手,ooc会有的。(圆桌骑士姬大多数性格还是按呆毛位面的来。)
  虽然那时候对眉毛称呼为英/格/兰,但这里还是写成了不/列/颠。
  在不/列/颠是指眉毛是会加“/”,否则不会。
  因为写在fgo旧剑实装之前,所以一直把梅林当男性写的(……)被官方打脸了……
以上都OK?
go↓↓↓

  “亚瑟,”女魔法师微笑着看着他,“这把剑是你的了。”
  金发的少年不解的看着他,头上的呆毛一跳一跳的。在他看来,这不过是他帮凯随手拔出一把插在石头上的剑而已,但梅林显然知道些什么。
  他转头望向凯,对方眼中满是惊愕。
  “它代表着整个大不列颠。”梅林用低微而温柔的声音对他说,“我会在晚上的宴会上向诸位介绍你的,记得做好准备。”
  亚瑟大概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这个宫殿的主人吧…凯看着自己有些不知所措的义弟,快步跟上前去,梅林微笑着阻止了他。
  “这些事,你不能代替亚瑟”
  “可是亚瑟并不知道他要面对的是什么。”凯的声音有些焦急,要知道他当时知道这件事时的惊骇可不亚于刚才看到亚瑟拔出石中剑来。
  梅林轻笑:“相信亚瑟,如果他连这都做不到,就不配做大不列颠的王。”

  亚瑟望着这个自称为不列颠的少年,和自己一样的金发碧眼,却有着水草一样的眉毛。
  “不/列/颠?”亚瑟感到不可思议,不过想想也能理解这个少年,哪怕亲眼见过梅林的魔法,也不会轻易相信自己脚下的土地会是一个人呢?
  “就是你所在的国家。”少年再一遍肯定。
  “真是不可思议的故事。”亚瑟微笑着,如果一定要用什么比喻的话,那大概就是不列颠冬日里温和的阳光。
  当然如果是成为从者后的亚瑟大概会吐槽:“极东人的脑洞真大。”
  “你不相信吗?”少年,或者该称之为“不/列/颠”的人说,“这不是贵族都知道的事情吗?真不知道你这个笨蛋是怎么拔出石中剑的!”
  是觉得自己不适合做不列颠的王吗?亚瑟挠挠头,并不觉得自己不知道在不列颠有这么一号人物有什么不对,毕竟他只是个连王位战争都参与不了的私生子。
  当然,那时候他还不知道他的“大/不/列/颠”是一个多么口是心非的国家,或者在二十一世纪被称为傲娇的别扭性格。


  从石中拔出的剑断掉了,那把作为不列颠传承的圣剑。
  “亚瑟,去寻找真正属于你的圣剑吧。”梅林说到。
  我望着我的不/列/颠,那个金发的少年,哦,他还没有名字或者姓氏。

  “不/列/颠,你会以我的名字作为你的名字么?”我曾这么问过他。
  “这又不是我能决定的。”他别过脸去,不再看我。
  那就让我成为能让你以我的名字命名的存在吧。
  我想,不列颠是我的,我也足以让他繁荣,不是吗?


  亚瑟要去找他的圣剑,他是当之无愧的圣剑士,甚至不列颠传世的宝剑都不足以配的上他,他理应获得一把真正属于他的剑。
  “我的不/列/颠,你会用我的名字命名吗?”他将要启程。
  “白痴,我说过多少遍了!”
  当然,他并不白痴,也许只是想从我这里获得对他的肯定,但对他的肯定绝对不是我一人就可以的。
  “我的不/列/颠,”他靠在我的耳边说,这个家伙已经比我高了,还是说国家的生长都要慢一些?
  “我的不/列/颠,”他又重复了一遍,似乎从很久以前他就这么称呼我了,鬼知道这家伙怎么想的,“等我回来。”
  “笨蛋,我又不会到处乱走。”当然也不能乱走。亚瑟朝着我微笑,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笑起来很有杀伤力,这些年我也没少见到贵族的小姐们对他暗送芳心,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或者百合。我看着他的脸庞,他的眉毛真是好看啊,我不禁有些嫌弃我的眉毛来,它们像孩童的涂鸦那样潦草。
  “不/列/颠?”他似乎注意到我的分神。
  “咳咳,虽然我可不会因为等你留在这里,但你最好快点回来。”
  我想我是喜欢他的,我是那么不愿他的离去,又是如此的期待他的归来,我希望看到他向我许诺的不列颠,但是作为一个国家又怎么能喜欢上一个人呢?
  那时候我并未意识到,横亘在我们中的不只有这点距离。
  然而即便是这样的距离,就足够将我和他分开。
  我是国家,他是人,就这么简单。


  我这次的旅行收获颇丰,除了一把圣剑,还带回了一位对我足够忠诚的骑士,尽管她总有些奇怪的举止,但我相信她的骑士道,而更为重要的是那个我认为可以做我的王妃的女孩。
  梅林对我送来祝福,我相信她现在一定会为我感到开心,桂尼薇儿身上没有一般达官显贵家的小姐娇气的属性,而最好不过的是她也有着贵族的身份,这可以让那些保守的大臣闭嘴。
  我的不/列/颠从我回来就开始不满的瞪着我,希望是我的错觉吧,也许他是因为苦苦等着我回来,而我的速度却如此之慢而不满吧,我现在已经知道他是一个口是心非的家伙,也许这不是一个好词,但原谅我,我真的没有诋毁他的意思。
  现在我总觉得他更像是我的一个弟弟什么的,虽然他的年龄可以是我的倍数了,可能只是因为他那对于不列颠人来讲偏瘦小的身子以及与年龄不符的天真认知,哦,我不是指他幼稚之类,而是他会把对我们来说很重要的攻城掠池对他来讲却是如同和朋友开个玩笑一般,尽管他总是不肯承认法/兰/西是他的朋友。
  “我的不/列/颠,为我高兴么?”也许他会回答谁会为你高兴呀,那再好不过了,这代表他是祝福我的。
  “新婚快乐,亚瑟。”他别过脸去,声调有那么少许的不情愿,似乎还带着一些哭腔,也许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吗?
  “你怎么了,我的不/列/颠?”
我低声对他说,像我平时那样低着头附在他的耳畔。
  他后退了一步,“新婚快乐,亚瑟。”
  我不禁皱起眉头,今天的不/列/颠实在太奇怪了些。
  “你和兰斯洛特有过什么矛盾吗?”
  他摇头,有些急躁的说:“怎么可能!”
  “那桂尼薇儿呢?”
  “不认识。”
  “那你是不想看到我结婚,对吗?”
  “……”他咬了咬下唇,“笨蛋,怎么可能。”
  “可你分明就是不愿意祝福我的婚礼啊!”


  老天,这个家伙居然就这样喊出来了,让周围的人听到不会猜出是因为我喜欢他这样的原因,而只会以为是我吝啬于对亚瑟的祝福,或者认为是因为我认为桂尼薇儿与亚瑟结合的否认,如果因此他们未能成婚,亚瑟会怨恨我吧……
  都是因为我这不该有的喜欢,他失去了他在这些贵族中的威信,我简直不敢想象那些对他早就有意见的人会借此做出怎样的攻击。他那个对王位虎视眈眈的王姐摩根可还在场啊!
  身为不列颠的王,他认为完美无缺的婚礼却没有得到不/列/颠的认可,是该怎样的悲哀啊!
  “不/列/颠,”他喃喃道,“我的不列颠,你就不肯对我们做出祝福吗?”
  “你就不肯对我和桂尼薇儿的婚礼,做出祝福吗?”
  “我…对不起。”
  “亚瑟,拜托你以后还是离我远一些好了。”
  我们怎么可能在一起,我们怎么可以在一起?

写完之后不仅自己想吐槽还四处ooc捂脸,轻拍……